《三个一模一样的陌生人》:黑暗心理实验

2020-06-10 12:04浏览 : 161

《三个一模一样的陌生人》:黑暗心理实验

  六O年代的美国被称为「心理学狂野西部时期」,进行过各种奇怪且不人道的实验。1961年,一个单亲妈妈生下了三胞胎兄弟,儿童精神学家彼得‧纽鲍尔(Peter B. Neubauer)便策划了一项秘密实验,将三兄弟分开安置在不同经济阶层的家庭成长,希望了解遗传基因和后天养成对性格的影响:他们分别是大卫‧科尔曼(David Kellman,工人阶级)、罗伯特‧巴比‧沙夫兰(Robert "Bobby" Shafran,上层阶级)和艾迪‧格兰德(Eddy Galland,中产阶级)。

  往后几年,研究人员定期到领养家庭对孩子进行测验,并向心理分析师汇报结果。他们从未向养父母透露拜访的真正目的,并谎称测验是收养的标準程序,也没有告知他们其实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就住在几英里之外。

  这件事情一直到1980年才意外曝光。当时19岁的巴比‧沙夫兰到大学报到,结果素未谋面的同学却亲切地问候他,并称呼他为「艾迪」。摸不着头绪的巴比后来才搞懂发生什幺事,于是在同学的帮助下与艾迪相认。这段不可思议的事情登上了地方新闻,恰巧被大卫‧科尔曼的养母看见报纸上刊登的「双胞胎」照片居然跟儿子长得一模一样,最终联繫上他们才确定大卫‧科尔曼就是失散的第三个兄弟。

《三个一模一样的陌生人》:黑暗心理实验

  失散多年团聚的三胞胎在八O年代初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,甚至红到被邀请去客串玛丹娜的新片《神祕约会》(Desperately Seeking Susan),民众也对三胞胎的相似性感到讶异:他们都抽万宝路牌的香烟、也都热爱摔角,就连喜欢的女性类型也相同。兴奋的三人很快一起搬进了纽约市的公寓,后来在苏活区合伙开了一间名为「Triplets」的牛排馆,吸引许多慕名朝圣的游客。

  2018年导演蒂姆‧沃德尔(Tim Wardle)将这段故事整理为纪录片《三个一模一样的陌生人》(Three Identical Strangers)。事实上,这场秘密实验不只有三名受害者,据悉还有更多不知情的孩子,例如电影提到35年后才相认的同卵双胞胎姐妹宝拉‧伯恩斯坦(Paula Bernstein)和伊莉斯‧施恩(Elyse Schein)也是不知情的受害者。

《三个一模一样的陌生人》:黑暗心理实验

  沃德尔认为,童话故事般的重逢过程对三兄弟和媒体就像一段热恋期,他说:「人们过去着迷于罗马神话里的双胞胎罗慕路斯与雷穆斯,三兄弟也想相信彼此很相似,就像第一次爱上某个人你会百般寻找共同点,但其实只是淡化了彼此之间的差异。」

  当三兄弟继续深入挖掘身世,发现最早是纽约一间名叫路易斯怀斯(Louise Wise Services)的收养机构将他们分开,进而得知一切都源于纽鲍尔的祕密实验。纽鲍尔的祕密实验一直在耶鲁大学进行,但从未公开发表结果,而三兄弟检阅研究的要求也一再遭到拒绝。

  奇蹟般的童话故事从此演变成充满欺骗与非人道的悲剧。热潮过后三兄弟逐渐发现各自性格终有差异,工作方面也时有争执,最后索性关闭餐厅。1995年,饱受精神疾病所苦的艾迪在抑郁之中选择了自杀。同年,曾获普利兹奖的美国作家劳伦斯‧莱特(Lawrence Wright)在《纽约客》专栏发表文章,揭发了纽鲍尔的黑暗心理实验。

  被当成实验对象的三兄弟一生都对此事感到挣扎和愤慨,认为实验对三人造成不可抹灭的伤害,巴比更把实验比作纳粹的社会实验。更讽刺的是,主导研究的纽鲍尔正是当年逃离纳粹的奥地利裔犹太人,却在美国进行跟纳粹一样糟的实验。

《三个一模一样的陌生人》:黑暗心理实验

  儘管在导演沃德尔介入后,犹太委员会(在心理健康、儿童早期发展和家庭暴力等领域提供服务的非营利组织,曾在1947年协助纽鲍尔成立儿童发展中心)提供了部分研究文件,但它们不是过于粗略就是经过大量编修。他说:「这些文件没有什幺用处,我们得不到太多想知道的事实。」

  大卫表示:「釐清这项研究有助于我们了解一切来龙去脉,假如这个实验得到某些有用的结论,或许还能让我们看开点。」然而,纽鲍尔博士已于2008年去世,且从未谈论实验结果。而那些封存在耶鲁大学的研究文件,也必须等到2065年才能解密。

  巴比强调,现在他们希望相关单位能出面道歉和补偿精神损失:「我们的心情已经超出了愤怒,我们被视为『实验对象』,但我们也是受害者。我不想表现得像是被严重伤害过的人,我们也有家庭跟孩子,但他们待我们如实验室里的老鼠。他们不该自以为上帝,但他们已经这幺做了,就应该为此弥补过错。」

《三个一模一样的陌生人》:黑暗心理实验

  当时在路易斯怀斯任职的相关人员大多已经离开人世,巴比和大卫认为犹太委员会没有展现足够诚意,承担起应尽的历史与研究责任。犹太委员会没有参与纪录片拍摄,也没有正面回答补偿精神损失的问题,只透过委员会发言人发表了一份于事无补的声明,表明「他们并不支持纽鲍尔的研究,对一切感到非常遗憾」。

  在纪录片公开播映时,巴比与大卫和导演坐在一起,沃德尔转头向两兄弟说:「你们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,仍然真相未明。」在影片结束后则发生一件稍微安慰两兄弟的事情,巴比回忆说:「当时一对夫妇走到了我们面前说:『谨代表世界上所有的心理学家表示:我们非常抱歉。』」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申博aa0000.com|知道乐园|分享评测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