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艺伎的艺伎,不是祖国的祖国

2020-06-14 19:15浏览 : 598

不是艺伎的艺伎,不是祖国的祖国

收录于《瞎掰旧货摊》之〈桧木樱花扇〉,大意是:铃木五郎原是邹族人,因为父母在他十二岁时相继过世,他被木材行日本经理铃木先生收为义子。当铃木先生发生意外过世后,义母带着四个亲生儿子回日本,留他一人在阿里山。

由于日本人砍伐数百棵的参天桧木运回日本,此举引来树灵作怪,故他们煮出的米饭如血般的红,人心因而惶惶,于是高野大人邀请两位来自京都的艺伎,举办一场康乐晚会,安定民心。

在晚会过程中,一位日本婆子唱着祖国的歌谣,现场的人沉浸其中,另一位艺伎美智子,拿着桧木樱花扇表演时,对高野大人频送秋波。

当高野大人喝醉后,美智子与五郎送他回房,趁此机会,五郎向美智子表达爱慕之意,但美智子不接受,只是向前跑开。五郎紧追在后,美智子说:「看在你不是日本人,并不想伤你⋯⋯」但五郎仍一再死缠不放,美智子只好「猛然将五郎一抱,并往后倾倒」,接着五郎「只闻到浓得令人窒息的桧木香」。

五郎和美智子失蹤后,大家在木桥下发现一对穿和服的女人的尸骨和包袱,不久,铁道边有十七个工人离奇死亡。从此,日本人不敢再伐巨木,并决定建造树灵塔,抚慰树灵,落成的那天,五郎终于回到他心心念念的祖国。

这篇小说有以下几点可以讨论:

一、草蛇灰线的技巧:这种技巧即是事件发生后,留下形蹤。在小说的前二段,便暗示有树灵在作祟──这火车上山载的是伐木工人和技师,下山则运送巨型桧木。无论上山下山都不会有女性,但今天却有两个艺妓。这是是因为山上发生怪事(巨木是有灵的,砍木后频频发生意外事件,饭煮出来竟是红饭),高野大人想藉艺伎娱乐大家,消弭大家对怪事的恐惧。然而,那少女艺妓含蓄的直盯着五郎看,其实,原来的那两个艺伎早被丢下山,现在这个艺伎是树灵附身,她们上山是要来报复的。

二、象徵意涵:美智子是树灵的化身(原先的两个艺伎都是树灵所杀),她要去报复日本人,五郎却又一厢情愿,不让美智子与警察长在一起,最后树灵美智子就成全他。五郎「彷彿陷入一个软绵绵的洞穴里面,瞬间被无尽的黑暗包覆」,那黑洞穴便是女性生殖器的象徵。而五郎其实是跌入千年桧木之心,里头都是精油。五郎终于回到他日思夜梦的祖国,可叹的是却以这样的方式。那树灵塔的柱子如棺材,把五郎关在其中。至于那婆子则是千年树干的树叶,它回到美智子身上,成了她的外衣。

三、关于身分认同:在日本人的眼中,台湾人及原住民都是次等的外族人,因此铃木太太不可能带五郎回日本,可叹五郎却一直认为自己是日本人,以致他深感自卑。最悲惨的是,被日本人卖了还替他们数钞票。此话从何说来?桧木只有台湾及加拿大有。但邹族人不懂桧木的珍贵,结果替日本人砍伐桧木,再运回日本盖神社,获利的是日本人。值得玩味省思的是,日本人走后,国民政府来了,却砍了更多,卖给需要的国家以赚外汇。

另外,五郎也看不起自己是原住民的身分。且看他听日本音乐时,心想:「这来自祖国传诵千年,拥有高深文化的音乐,那是天堂之音,是圣殿之乐,哪里是族人平日围着营火哼哼哈哈,可以比拟的?」五郎因为身分认同的迷失,却也连带对自己的文化厌恶、排斥,诚如明儒王阳明所言:「抛却自家无尽藏,沿门托钵效贫儿。」五郎没认清谁是朋友谁是敌人,事实上,树灵才是朋友,日本人是敌人。当有外来的势力侵入族群时,若不起而对抗,却是去依附敌人,欺压自己的同胞,最后自己也会遭殃,如汉奸。

然而,五郎会有如此的迷失,也是情有可原的,因为邹族与日本人皆信奉太阳神,故当日军佔领台湾时,邹族是少数没有对抗的,他们觉得日本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弟。

这篇小说的行销方式是:买空卖空,也就是没花到钱就买到商品,再把商品卖出去又赚了一笔,这其实是一种讽刺──我不需要本钱就可做生意,那是因为人们相信商品会增值,当那商品被赋予灵力,便是迷信的效用发挥时,例如:水晶有很多种颜色,人们相信每种颜色代表着不同的灵力,如:粉红色是爱情。但仔细寻思,这是人们缺乏自信的结果。殊不知想要改变命运,藉由外在的东西是徒然的,要怎幺收穫,先那幺栽,要从种善因去实践才是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申博aa0000.com|知道乐园|分享评测|网站地图 通博官网app_电玩注册送100000金币 九盈电玩娱乐_博亿堂b8et98app 三牛注册平台_优游手机客户端下载 七菲2娱乐注册_注册送27元的大满贯 88真人平台_正点娱乐登录地址 乐百家手机版游戏_利来ag旗舰版app下载 友博国际官方版_九洲国际娱乐备用网址 同乐城tlc手机_巴黎人官方网站首页 豪亨博会员登录_1xbet网站是什么 亿彩堂下载地址_下载千赢PT客户端